通讯:与粤剧为伴的古巴老人

通讯:与粤剧为伴的古巴老人
新华社哈瓦那9月28日电 通讯:与粤剧为伴的古巴白叟  新华社记者朱婉君  八年前,时年80岁的卡里达·阿玛兰第一次踏上我国土地。对她而言,眼前全部似乎梦境,却不生疏,由于从小到大,“爸爸跟我说了太多关于我国的事”。  阿玛兰没有我国血缘,却有一个中文姓名“何秋兰”,是古巴华人区小有名气的粤剧伶人。养父方标令她与粤剧和我国结下不解之缘。  1931年,阿玛兰出生在古巴西部比那尔德里奥省。满月时,生父逝世,她随母亲来到哈瓦那。举目无亲的母女被仁慈的华人何买盛收留。阿玛兰因此有了何秋兰的姓名。不幸的是,何买盛后来患上流行症,母亲带着阿玛兰再次露宿街头。  母女俩在哈瓦那偶遇我国青年方标。方标怜惜母女身世并将两人带到家中,后与阿玛兰母亲成婚,更将阿玛兰视如己出,外出时总带着这个小女儿。  哈瓦那我国城曾是美洲最大华人聚居区之一。1847年第一批我国劳工抵达古巴,鼎盛时期,古巴华人人口一度有十几万,大多来自广东。唱粤剧、听粤剧是哈瓦那我国城里极受欢迎的文化活动,也是古巴华人安慰乡愁的重要方法。  痴迷粤剧的方标在我国城一家洗衣房作业,并在洗衣房对面的“国光”粤剧团担任身段辅导。阿玛兰受父亲影响,潜移默化,逐渐爱上这一我国曲艺。  “我四五岁时,爸爸问我喜不喜爱唱戏,我说喜爱,他就带我去‘国光’。那里的人说我年纪太小,不能收我,所以爸爸决议亲身教我。”  阿玛兰回想,方标不只教她演粤剧,还坚持跟她讲我国话,教她我国文化和做人道理。“问句天公,奴奴心思重,难入梦……这是爸爸教我的第一支曲子。”阿玛兰说,这几句词永久刻在自己的脑海里。  《王宝钏》《卖花女》《一江春水向东流》……阿玛兰拿出保存六七十年的笔记本,泛黄的页面上鳞次栉比地记取中文剧名和歌词,以及用西班牙语标示的发音。那是父亲当年找来的唱片里的内容,阿玛兰忧虑随附的歌词纸老旧、丢掉,便将歌词一个字一个字誊写下来,然后重复操练。  阿玛兰8岁登台,15岁当上剧团花旦。其时,剧团每周排练三四次,在我国城剧院里扮演一次,扮演时济济一堂。剧团还常到外省华人区巡演,广受欢迎。  1959年革命胜利后,古巴进行国有化,许多运营生意的华人脱离古巴。哈瓦那我国城里的粤剧团连续闭幕。阿玛兰在公营中餐厅当起收银员,但闲暇时总爱唱上一曲。  上世纪90年代,在华人尽力下,哈瓦那地方政府重建曾光辉一时的粤剧团,招集到阿玛兰等5位伶人。阿玛兰担任把数小时的戏缩减到10来分钟,便利白叟排练、扮演。  2011年、2014年和2019年,阿玛兰三次来到方标不曾回去的祖国。在广东和香港,她到会馆听戏,和同行对戏,还受邀扮演。  “问句天公,奴奴心思重,难入梦……”在开平方标家祖坟,阿玛兰穿戴戏服,动情地唱起那首难忘的歌。  “我是古巴人,由于我生来便是。”阿玛兰提到此处,不由得呜咽,“可我的心是我国心……”

Previous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